卞壸简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中国书法网

  卞壸(281—328),字望之,济阴冤句((今菏泽丹阳办事处卞庄))人。晋代著名政治家,累事三朝,两度为尚书令。谢世后,赠侍中、骠骑将军,开府仪同三司,谥曰“忠贞”。
  卞壸出身名门望族,官宦之家。祖父统,曾任琅邪内史。父粹,字玄仁,兄弟六人并登宰府,有“六氏六龙,玄仁无双”之誉。在父辈的熏陶下,壸自幼刻苦学习,博览群书,弱冠之年已誉满乡里,显示出了大器之材。
  永嘉年间袭父爵位。公元318年,晋元帝即位建康,召为从事中郎,委以官员选拔之责,深受宠信。后历任太子中庶子、散骑常侍、太子詹事、御史中丞等职,前后居师佐之位,尽匡辅之节,颇为王公大臣敬畏。公元323年,明帝即位,升为吏部尚书。次年,以讨平王含之功,封为建兴县公加中军将军,不久又升为领军将军。公元325年,明帝病危,任壸为宰相,与司徒王导同受顾命、辅佐幼主成帝执掌朝政,并被加封为给事中、尚书令。
  卞壸为人刚正不阿,不畏权贵,维护朝廷纲纪不遗余力。在成帝即位举行登基大典那天,元老重臣王导竟以病缺席。壸在朝廷上严肃地说:“王公社稷之臣邪!大行在殡,嗣皇未立,宁是人臣辞疾之时!”王导听说后连忙带病赶来。皇太后临朝,壸与庚亮值班宫中,共参机要。朝廷下令召南阳乐漠为郡中丞,颍川庾怡为廷尉评。但二人都强调父命,拒不赴任。壸当即奏禀太后,其中提到:“如此则先圣之言废,王教之训塞,君臣之道散,上下之化替矣。乐广(谟之父)以平夷称,庾珉(怡之父)以忠笃显,受宠圣世,身非已有,况及后世而可专哉!”由于壸的奏章很有说服力,因而朝议一致赞成。谟、怡不得已,只好走马上任。此后,凡朝廷有命,不得以私害公,不得以任何借口推延,遂形成了一条永久性的制度。当时,王导与庚亮不和,庚亮掌权,王导就称疾不上朝。一次王导不上朝,却私下为车骑将军郗鉴送行。壸得知,毫不顾忌王导的权势和情面,上奏导“亏法从私,无大臣之节”;御史中丞钟雅玩忽职守,不按王典办事,二人应该一块免官。虽然皇帝将奏章压下,未予处理,但已引起朝野震肃。
  卞壸兢兢业业勤于吏事,以匡风正俗为已任,不肯随波逐流。有人说他:“卿恒无闲泰,常如含瓦石,不亦劳乎?”他说:“诸君以道德恢宏、风流相尚,执鄙吝者非壸而谁!”由此可见他为国事任劳任怨的博大胸怀。当时贵族子弟多以放浪形骸、清淡不倦的王澄、谢鲲等人为旷达,壸却认为这些人“悖礼伤教,罪莫斯甚,中朝倾覆,实由于此。”此言大有见地,可谓入木三分。
  卞壸还是一位军事家。东晋初年,卞壸亲披甲胄,督阵指挥,赫赫战功,为当世所无。公元327年,庚亮当权,壸奏于朝廷说:“大将苏峻,素有狼子野心,将来一定会作乱,如果现在不削弱其权力,多年后必不可治,这是汉晁错劝景帝早削七国兵权的原因。”建议朝廷召苏峻任大司马,以收笼络之效,并借机释其兵权。朝廷诸官皆无异议。壸固争以为不可,对亮说苏峻现拥有重兵,且离京邑较近,这样做将必定激发苏峻提前叛乱,危及朝廷,应慢慢削其兵权。可亮不听壸言,苏峻闻讯后,果然称兵,进攻建康。壸知此役必败,写信告知了平南将军温峤。司马任台劝壸留良马一匹,以备不测之用。壸笑看回答说:“真到那时,要马何用?”苏峻进攻至东陵口,皇帝命壸为尚书令右将军领右卫将军迎战苏峻,接着下诏壸为都督执诸军事。壸率郭默、赵胤等军与苏峻大战于西陵,为苏峻破城而入。在战斗中, 壸背疮未合,但胸怀报国之心,身先士卒,英勇杀敌,终因不支,壮烈殉国,时年四十七岁。其二子眕、盱,见父殉国,相随杀入敌军,亦力战而死。公元329年,峻乱平定,经朝议追赠侍中、骠骑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等荣衔,谥号“忠贞”,祀以太牢。赠子眕散骑侍郎,盱奉军都尉。时人赞道:“父死于君,子死于父,忠孝之道,萃于一门。”明成祖朱棣也赋诗称赞:“父将一死报君恩,二子临戎忍自存。慨慷相随同日尽,千古忠孝表清门。”
  卞壸还是一位书法家,尤善草书。唐窦臬《述书赋》云:“望之之草,聚古而老。落纸筋盘,分行羽抱。如充牛刃 多士,交连杂宝。”《淳化阁法帖》卷三有其草书一帖,六行,五十六字。卞壸书法现存于西安碑林的还有一行书壁碑,内容是:“崔谅、史曜、陈淮可补吏部郎,诏书可尔。此三人皆众论所称,谅尤质止,少华可以敦教。虽大化未可仓卒,风尚所劝为益者多,臣以为宜先用谅,谨随事以闻。晋侍仲卞壸书。”此碑亦为无价之宝。